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防忽悠大全 防忽悠大全 浏览量:14

在沙坪坝区井口镇南溪村檬梓堡一处不大的出租屋里,54岁的周祖兰(化名)捧着过世儿子的照片,呆呆地坐着。为了再要个孩子,周祖兰和丈夫卖掉了居住的房子,希望通过试管婴儿再圆做父母的梦,不料深陷“黑诊所”陷阱。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周祖兰和丈夫展示跟健康管理公司签订的协议。


10月17日,重庆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南岸区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联合渝中区公安,在南岸区峡口镇西流村查获了这起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案件。这也是重庆市第一宗买卖卵子和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非法行医案件。


希望 夫妻俩奔波只为再生个孩子


今年8月,周祖兰和丈夫向原重庆市卫生计生委(现为:重庆市卫生健康委员会)举报,称位于渝中区大坪的重庆宾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涉嫌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服务。接到举报,重庆市卫生计生监督执法局联合重庆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


现年54岁的周祖兰原本有一个幸福的家。夫妻俩唯一的儿子从四川大学计算机专业毕业后,有份不错的工作。然而,一场突如其来的变故打破了这一切。去年9月,她30岁的儿子意外去世。后来,看见别人做了试管婴儿,“再要一个孩子”成了周祖兰和丈夫唯一的希望。夫妻俩先后找到市内两家三甲医院体检、咨询,医生提醒她,到了这个年纪,再要一个孩子困难重重,甚至要冒生命危险。


卖房 花18万找“中介”做试管婴儿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与健康管理公司签订的协议。


周祖兰随后又找到了某民营医院。“一位郭医生告诉我,可以通过中介到正规医院做试管婴儿,医生也都是三甲医院出来的医生。”夫妻俩于是决定通过中介做试管婴儿。


1月9日,周祖兰和丈夫特意带上银行卡出门,经医生介绍,找到了位于大坪的重庆宾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公司负责人吴某自我介绍为重庆某三甲医院离职医生。


周祖兰说,吴某建议,考虑到她的年龄,卵子质量不高,建议选择“卵子捐赠”。


“卵子捐赠,就不是自己的孩子,我不是没有考虑过……但起码是老公的孩子,只要有个孩子就好。”周祖兰说。


当天,双方签订了《医疗健康信息咨询与生育互助健康管理项目委托服务计划》(下称:《委托服务》),夫妻俩交纳18万元,宾莎公司提供2次助孕服务,其中,包含卵子捐赠的费用。如果两次手术不成功,再次手术还需交费2万元;如果泄露该机构相关信息,夫妻俩需要赔偿500万元。由于没这么多钱,夫妻俩商量把居住的房子卖掉。签约当天,周祖兰夫妻交纳了5万元费用。


手术 收了手机被蒙脸带入三层民房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南山半山腰的一处民房,周祖兰就是在此进行的助孕手术。


至于医生是谁?手术在哪里做?一切都是秘密!周祖兰的丈夫老刘说,“原本说的体检、手术都在三甲医院进行,但实际上体检是在另一家民营医院,取精也是在医院附近一家小旅馆。”


1月22日,周祖兰夫妻交纳了第二笔5万元费用。1月29日,卖房过户的当天下午,经不住吴某催促,周祖兰夫妻交纳了第三笔8万元费用。随后,在进行取精、胚胎培养等一系列准备之后,今年4月,宾莎公司安排周祖兰进行第一次移植。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民房内的手术床。


“我丈夫是不能一起去的。”周祖兰说,“移植的时间安排在晚上,一上车,他们就收了手机,还蒙了脸。”她被带到了一处山林中的三层民房内,手术室为民房一楼的一间房间。结果,10天后验血结果显示失败。


7月,周祖兰进行了第二次移植手术,这一次,没被蒙眼的周祖兰认出手术民房所在地为南山半山腰的一处山林,但手术再一次失败。


查获 中介、非法行医构建起系统链条


最终,夫妻俩选择了报警。接到举报后,我市卫监部门联合公安部门展开联合执法,10月17日,渝中区公安分局成功抓获了重庆宾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吴某。10月17日晚,在南岸区峡口镇西流村查获了非法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实验室,抓获了在场的5名涉案人员,此次行动一举查获并取缔了买卖卵子和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非法行医点。暂扣违法所得4.1万元,并查封其价值100万元的医疗器械。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现场被警方控制的非法从医者。
经查,重庆宾莎健康管理有限公司成立于去年11月15日,已于今年7月19日注销。

夫妻卖房做试管婴儿入陷阱,重庆查获首宗买卖卵子非法行医案

被查获的医疗器械。


大溪沟派出所办案民警介绍,经过一个多月的排查,他们终于找到了位于南山半山腰西流村的这处民房。据涉案人员交代,这处实验室已实施150例左右人类辅助生殖技术手术,从中介、到非法行医,构建起了一个系统的链条。


他们建立了捐卵群、医生群,负责取卵的也有一个微信群。其中,捐卵群内,包括中介、捐卵者在内,多达500余人。收费从5000元到几万元不等。
目前,该案件还在进一步调查中。



文章来源:重庆晨报

猜你喜欢

【头条】在北海投69800参与“资本运作”想赚1040万?

中美贸易战,这些即将“赴美上市”的“民族企业”请出列!

【头条】检察院对“U宝币”网络传销案头目依法批捕

涉案百亿元特大传销案最新进展!四川眉山检察院起诉44人

红瑞乐邦人民国肽经销商宣称“胶原蛋白肽”能治病

91家立案P2P平台涉案嫌犯落网,仍有多名主犯在逃

2.3万余人上当涉案2.8亿元,深圳中金博泰CNB传销案告破

一枚光绪元宝金币价值千万?因为贪心家都悔了

260万用户被骗后,湖北“中云动力”解散所有群!老板玩失踪

【投稿✔曝光✔咨询✔小编联系电话微信18679505701防骗交流QQ群511798875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扫描二维码关注防忽悠大全 防忽悠大全 微信号:yzy18679505701

描述:【曝光传销,挽救亲友】年至今,我们一直在行动,实地反传销反洗脑袁永昌防传销咨询电话.QQ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