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酒资本:2018有些“踉跄” 19家上市酒企市值蒸发超4000亿,跨界布局者进出不断

新消费 新消费 浏览量:46

白酒资本:2018有些“踉跄”  19家上市酒企市值蒸发超4000亿,跨界布局者进出不断

改革开放40年来,我国白酒行业出现多家百亿酒企,即将迎来2家千亿集团。但在2018年,在大部分上市酒企延续业绩高增长的同时,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泸州老窖等强势品牌在资本层面普遍遇冷,股价自2018年下半年开始了持续走低,甚至第三季伊始,出现了白酒股集体跌停的局面。

白酒行业专家欧阳千里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白酒行业已经回暖,但增长的量在哪儿,是否真的有如此大的消费能力,是资本市场对白酒行业最大的疑问。“无论是退出者,还是继续加码者,从展望2019年来看,都是有自己的理由,因为白酒热不能无止境地持续下去。”

白酒股价知多少?


从 1978 年到 2018年, 中国白酒行业取得长足发展。2018年1~10月,酿酒行业完成产品销售收入突破6800亿元,累计实现利润总额1166亿元。截至目前,我国共有白酒上市企业19家,总市值接近1.3万亿元。

在2018年,绝大部分白酒企业都延续了2017年良好的态势,业绩扶摇直上。但在资本层面,多数白酒上市企业股价出现下跌。

在2018年10月29日当天,A股出现了罕见的白酒上市企业跌停潮。19只白酒上市公司中,包括贵州茅台、五粮液、洋河股份、水井坊在内的共计11只股票出现了跌停,除ST皇台以外,18家酒企股票全部下跌。

据《证券日报》报道,截至2018年12月26日,19家白酒上市公司市值与2018年初(1月2日)相比,市值蒸发了4300亿元。

“客观来看,2018年白酒股走低是受整个大盘影响,白马股均有所下跌;其次,大部分酒企较去年来说,增收有所放缓,从而降低了市场对白酒股的热捧。”北京正一堂战略咨询机构董事长杨光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且从资金角度来看,股价的走低清除了部分高位进入的散户,有利于资本方资金的进入,从这个角度来看,白酒企业的投资价值仍然较高。

欧阳千里则认为,2018年白酒资本市场的冷却,可能预示着白酒行业提前进入新一轮调整阶段,未来区域品牌将会继续受到冲击。“在金融资本化深度介入的今天,白酒行业已经出现了加速分化的趋势。由于快速发展的持续时间和热度并不明朗,也引发了资本市场的疑虑:在业绩高速增长的同时,是否真的具备同样体量的市场去消化。”

春节将至,白酒股再次进入了上升通道。对于白酒股给予的估值也纷纷上调,部分个股也被机构给出预测目标价。从目标价来看,贵州茅台被机构预测目标价仍维持高位,达到900元。

事实上,看好白酒板块后市表现的机构明显增多,13只个股获机构给予“买入”或“增持”等看好评级,贵州茅台、今世缘的机构看好评级家数均达到8家,五粮液、古井贡酒、口子窖等3只个股的机构看好评级家数也均达到5家。

“即便未来行业可能出现调整,但诸如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强势品牌的优势仍旧会扩大,这反而会继续积压金字塔下层的企业,其优势将会进一步扩大,因此投资机构给出利好也是较为正常的事情。”杨光说。

资本出出入入


资本市场整体遇冷的中国白酒行业,在2018年也出现了退出者和搅动者。其中最引人瞩目的无疑是贵州醇的“含恨而退”。在2012年至2017年,贵州醇亏损超3亿元。

在2018年6月份,维维股份最终将所持贵州醇酒业55%的股权,作价2.75亿元,转让给公司控股股东维维集团,标的评估增值率为27.58%,至此,贵州醇退出了维维系的上市公司体系。

维维股份并不是2018年唯一的“退出者”,同为贵州茅台镇的怀酒,在2011年迎来大财团海航集团,但也就在海航集团入主之后,急剧扩张的怀酒反而表现萎靡,最终没有逃脱被出售的命运。在2018年末,同样被海航集团抛售其60%的股权。

无论是维维股份还是海航集团,其共同特征无疑是外行跨界进入白酒产业。对于跨行进入白酒行业的资本力量,旗硕物联咨询经理苗红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很多企业在进入之初,其商业思维就存在问题。“白酒属于重资产行业,其经营思路多数时候与其他产品不同,抱着仿效‘秦池’一炮而红的想法进入白酒行业难以成功。”

即便如此,仍旧有外来的资本方在白酒行业“摸爬滚打”。在2018年下半年,有消息称,娃哈哈将抛售2013年收购的领酱国酒,但娃哈哈方面立即予以了否认。随后,娃哈哈转型负责领酱国酒的品牌及销售的运营方,而生产方则交由其合作伙伴,这意味着娃哈哈彻底转型以销售为主的“轻资产运行”模式,即酒业常见的“委托加工”,但业内对娃哈哈经营的白酒业务的盈利能力仍提出一些质疑。

“其他行业选择跨界白酒,无非因为白酒行业利润高、风险小,拥有自主定价权,这在很多行业是无法做到的。”欧阳千里告诉记者,白酒不是快消品,更不是奢侈品,想要快速实现盈利并不是件容易事。

但更有剑走偏锋的跨界者。青海春天在收购了四川的听花酒业后,在2018年初推出凉露酒,并将其定义为“吃辣喝的白酒”,但在行业内看来,这款白酒某种意义上并不是“真正的白酒”。“从成分上来看,其实凉露仅仅是以白酒为基酒的预调酒,但其又区别于普通的预调酒,更准确说是一款酒精饮料而已,其本身就是一类创新性产品,其能否成功还很难下定论。”白酒营销专家蔡学飞说。

坚定的参与者


相比之下,更多的资本方希望在此轮白酒回暖热潮分一杯羹。跨国酒企帝亚吉欧一直对水井坊“一往情深”,在2018年,已经是水井坊实际控制人的帝亚吉欧拟通过要约收购方式,溢价22.63%将持有公司的股份比例从目前的39.71%提高至最多不超过60%。通过此次增持后,帝亚吉欧对于水井坊已从“相对控股”转变为“绝对控股”。

虽为全球最大洋酒跨国集团,帝亚吉欧在国内市场的表现并不抢眼。根据相关知情人士透露,帝亚吉欧在渠道上更为依赖于1919等连锁品牌,因而在国内收益较为依赖于水井坊的表现。在水井坊业绩高涨的前提下,帝亚吉欧几乎更乐意对其进行投资,在获得了帝亚吉欧的增资后,水井坊则立刻将资金用于产能的扩充当中。

而在淮河流域,一向低调的今世缘也在2018年一反常态,入股了邻省有山东王之称的景芝酒业。根据公告显示,今世缘入股景芝,但并不参与景芝的经营管理。这在行业内并不常见。在以往的白酒企业的收购和入股中,往往都是以大吞小,例如五粮液对五粮醇的收购、泸州老窖对诗仙太白的收购。“白酒企业之间的收购原因其实相对简单,就是为了减少和消灭竞争对手。”苗红说。

接近景芝酒业的相关人士告诉《中国经营报》记者,景芝酒业曾在政府的支持下谋求独立上市,但由于景芝的产业遍布山东各地,导致其股权结构复杂,难以达到上市标准,此次借助今世缘的入股,很可能是为了进一步理顺股权,以便完成独立上市,因此今世缘虽然将持有30%的股权,却宣称不干预经营,也是出于此目的。

此外,在2018年,舍得酒业、山西汾酒等区域酒企纷纷开始了公司体制的混改。前者控股股东天洋控股在入主舍得酒业后,在初步混改中“尝到了甜头”,在2018年再次启动混改方案;后者在华润进入山西汾酒董事会后,使得山西汾酒的混改方案进入了实操阶段,但能否实现山西汾酒董事长李秋喜提出的“白酒市场三分天下有其一”的目标,仍有待2019年的市场表现。


·END·




(来源:中国经营报)版权声明:“新消费”所推送的文章,除非确实无法确认,我们都会注明作者和来源。部分文章推送时未能与原作者取得联系。若涉及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联系我们,与您共同协商解决。联系方式:010-88890472

白酒资本:2018有些“踉跄”  19家上市酒企市值蒸发超4000亿,跨界布局者进出不断

新消费

微信号:Newconsumer

由《中国经营报》快消连锁版组打造

挖掘消费行业新趋势、新机会与新模式

打造快消业与连锁业上下游良性联动的新型生态圈

白酒资本:2018有些“踉跄”  19家上市酒企市值蒸发超4000亿,跨界布局者进出不断

◎文章为作者独立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扫描二维码关注新消费 新消费 微信号:Newconsumer

描述:由《中国经营报》快消连锁版组积聚相关行业资源倾力打造,旨在发现与挖掘在当今中国消费市场大升级的背景下所引发的行业新趋势、新机会与新模式,目标在于打造一个促进快消业与连锁业上下游良性联动的新型生态圈。

相关文章